中国工业合作能源产业促进会
您的位置: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煤电矛盾再度激化 煤炭限价令出炉

    煤炭市场行情的稳定离不开政府的引导,据了解为了防止煤电矛盾再度激化,煤炭限价令出炉,发改委保发电还有哪些招?具体的煤炭行情怎么样呢?下面跟小编一起来了解吧。
  煤炭与火电行业的矛盾再度受到关注。5日上午从煤炭业内获悉,国家发改委已对港口、煤炭、电力企业作出销售、采购煤炭不允许超过750元/吨(5500大卡港口下水煤)的指示。
  多家煤炭企业代表称,煤炭以长协煤居多,价格方面能响应国家发改委号召,同时表示当前运力不足、冻煤严重。港口方面回应称,将积极协助各单位解决困难。
  煤电矛盾再起
  自四大发电集团近日向国家发改委提交《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以来,煤电矛盾再度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据了解,动力煤期现货价格上涨,是在基本面、天气、节日等因素综合作用下造成的,预计动力煤的强势行情较难逆转。特别是,近期寒冷天气加剧,电厂日耗继续大幅攀升。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1月31日表示:近期部分电厂用煤紧张,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需求快速增长。今年1月,按照调度口径国内发电量增长接近21%,扣除春节的不可比因素,发电量增长速度也有15%左右,这显著增加了对煤炭需求。另一个原因,则是近一个时期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对运输带来的影响。
  四大电力集团《紧急报告》提及当前煤价高企,四大发电集团燃煤发电业务亏损已达60%,电厂面临全国性保供风险,建议国家发改委协调煤炭供应、调控煤价。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以来,受需求超预期、产能置换滞后、铁路运力局部紧张等多重因素影响,煤炭供需持续紧平衡,市场煤价高企,全年综合煤价绝大部分时间运行在600元/吨以上的红色区域。
  业内人士透露,以华电为例,2017年以来该集团煤电板块的经营形势的确比较严峻,出现了颇为严重的亏损。与神华的巨额利润呈现巨大反差的是,华电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电能源的2017年业绩预告表示,当年亏损预计约为10亿元,亏损的原因中,煤炭采购成本因价格上涨提高了11亿元。
  尤其是对于中小电厂来说,更加苦不堪言。但对于几家大型国有电力集团还是相对较好,毕竟有长协量价的保证,1月份的神华年度长协价格565元和月度长协价格667元均远低于市场价。目前动力煤的价格高涨已经引起了发改委的关注了,发改委也已于最近做了一些抑制煤价的措施,比如暂时放开进口煤限制。
  发改委出招限煤价
  据秦港股份相关负责人2月4日召集多位港口负责人以及煤炭、电力企业负责人召开的会议透露,国家发改委十分关心港口生产力度、煤炭保供应、市场价格等情况,并作出销售、采购煤炭不允许超过750元/吨的指示。国家发改委已与煤炭、电力企业总部进行了沟通。
  会议要求,各采购单位在采购期间一旦发现有价格超过750元/吨的煤炭,需向港口反映实际情况,由港口方面汇报给国家发改委,国家发改委将约谈该单位,同时控制运力。据业内人士介绍,该会议为预备会议,是为国家发改委召集相关企业开会作准备。根据计划,正式会议将对煤炭限价令执行后可能遇到的问题、需要政府部门解决的问题等进行讨论。而该会议结束后,750元/吨的煤炭限价令正式生效。
  目前距离春节已经不足两周,但下游火电负荷依旧不减,相关部门出台限价令,对市场看涨情绪将产生一定程度影响。由于本次会议覆盖上游、终端仅局限于煤电长协大户,市场煤成交价格依旧遵循市场规律保持坚挺。
  为保障电煤供应、稳定煤价,中煤集团最新表态称,将积极争取铁路运力支持,增加秦皇岛港等北方港口的煤炭调进量。在春节期间实行煤炭抢运,以超出全年日均装车数量安排2月份铁路外运。同时,主动降低现货价格,引导煤炭市场价格向合理区间回归,并承诺近阶段现货价格不上涨。
  此前,该集团安全工作会议曾透露,将安排所属23座矿井春节期间正常生产,春节期间日均产量比平时多5万吨。神华、同煤等集团春节期间同样不放假,一些大型煤炭企业假期可能缩短至1天至2天。
  近期动力煤价格屡创新高,随着春节过后煤企复产,供给将得到释放,需求则因天气转暖而转弱,但工业活动复苏和环保监管加码仍将支撑煤价。目前炼焦煤企业估值偏低。由于动力煤供应紧张,业内透露已有部分焦煤用作动力煤,少数焦化企业则对焦炭产品进行试探性提价。
  煤电联动、重回长协
  业内普遍认为,煤电联动是化解煤电矛盾的一剂“良药”。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煤炭与火电两大行业一直处于零和博弈状态。他认为,若要真正打破煤电“跷跷板”循环,需要进一步加强市场化。煤电联动机制也需要进一步完善。煤价波动剧烈,联动周期应该相应缩短,严格遵循价格联动机制及时调价。我国目前的能源结构仍是以煤为主,从近2年的煤炭供需形势来看,政府部门掌握的信息不够全面准确,未来在制订行业政策时需要更为谨慎。
  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建立以来,由于电煤价格上涨,2004年-2011年曾连续7次上调燃煤机组上网电价,并相应提高工商业销售电价。2013年以来,电煤价格持续走低,又连续4次下调上网电价,共下调每千瓦时7.44分钱。
  2015年底,国家发改委进一步完善了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完善后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规定,依据向社会公布的中国电煤价格指数和上一年度煤电企业供电标准煤耗,测算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每期电煤价格按照上一年11月至当年10月电煤价格平均数确定。
  2017年1月,国内煤炭价格在经历了2016年下半年的飙涨之后,价格依然徘徊于市场认为的“高位”。适逢《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试行)》印发,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就当时的煤价表示:“根据煤电价格联动计算公式测算,2017年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全国平均应上涨每千瓦时0.18分钱。由于联动机制规定,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水平不足每千瓦时0.20分钱时,当年不调整,调价金额纳入下一周期累计计算。据此,2017年1月1日全国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将不作调整。”
  就这样,电价在煤价全年“高位运行”的2017年没有做出调整。不过,上述发改委负责人在当时同时表示,发改委将密切跟踪电煤价格走势,继续采取释放先进产能、调配铁路运力、推动签订长协、稳定市场预期等措施,推动电煤价格尽快合理回归。
  2018年2月1日,就居高不下的煤价是否会引来新一轮电价的上调,发改委一位官员表示:“目前尚未听说上调电价的消息。”不过,上述发改人士随即表示:“上网电价有煤电价格联动机制。”
  2018年1月11日,在发改委、国资委、行业协会等的见证下,国家能源集团和大唐集团、国投电力、浙能集团、粤电集团、江苏国信、申能股份等6家国内重点电力企业签订了2018年电煤三年长协合同。
  这已经是长协回归的第二年。2016年11月,同样是在发改委的牵头之下,国内煤炭龙头企业与重点电力企业重新坐到了一起,签订了量、价双重约束的煤炭长协。彼时也正是煤炭价格在经历了过去4年时间的下滑后首次重返高位的时候。
  在业内人士看来,于2016年年末相继完成的煤炭长协,还是在一定程度抑制了过去一年煤炭价格的过快上涨态势。如果不是长协的保底,2017年的煤价很可能会窜得更高。
  2017年11月,发改委再次出手,印发《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这一专门针对长协的文件,对价格机制和签订量都做出了更加细化和明确的要求。
  在国家能源集团的长协签署仪式上,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跃年表示,签订三年期中长期合同对保障煤炭稳定供应和价格平稳,促进煤炭电力行业及下游企业持续健康发展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次签约,对于改善煤炭市场秩序,进一步推进直供直销,引导更多煤炭、电力企业签订三年期中长期合同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