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合作能源产业促进会
您的位置: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迎峰度夏将至政府调控遇需求增长 煤价在博弈中寻求平衡

     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近日密集调控煤炭市场,力促自4月开始上涨的煤价回归理性。但一年一度的迎峰度夏即将来临,电力需求季节性上涨明显,煤炭价格也在各方博弈中“艰难”寻找平衡。
  5月30日,广州电网发布红色错峰执行信号,称受连日高温天气影响,广州电网用电负荷持续攀升。当日,由于系统负荷较5月29日大幅增长,全省存在较大供电缺口,各大用户需严格按要求执行错峰。
  山东某电厂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煤炭供应不会出现太大问题。这么多年也没听说有几个电厂因为缺煤停机,关键就是价格问题。”
  在原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咨询中心某工程师看来,今年夏季动力煤供应增量有限,在需求上升的预期下,动力煤现货价格将获得较好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神华最新公布的6月长协价格上涨明显。月度长协外购5800上涨33元/吨,达659元/吨,现货特低灰煤更是高至710元/吨,涨幅达每吨45元。
  电力需求上涨明显
  事实上,不只广州面临供电缺口,其他省份也已预计到电力紧张。
  5月18日,山东省下发通知,对迎峰度夏面临的电力紧张进行部署。贵州省也于5月25日召开年度省内跨区域中长期电煤合同签订协调座谈会,以保障跨区域和贫煤地区火力发电厂的签约。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对记者表示,今年夏天电力需求会有较大增加,这与气温升高有关,但较大增长更主要的是由经济增长需求带动。“其中,煤电需求也会增长较大。”胡兆光说。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4月,全国发电量同比增长7.7%,仅4月单月,火电发电量增速就高达7.3%,远高于预期。
  电厂日耗也维持高位。从沿海六大电厂来看,4月以来日耗均处于历史同期较高水平。5月31日日耗高达到76.07万吨,库存可用天数降至16.52天,较5年同期均值低5天。
  “库存最低时,我们电厂只有1万多吨,而实际正常库存应是维持在10-15万吨。”上述山东电厂负责人透露。
  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夏季用电需求同比增速或超10%。在电力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电力供应在高峰期或出现不足,所以部分地区可能要限电。
  对此,上述工程师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电厂日耗在传统淡季持续处于较高水平,表明电力需求较为旺盛。近期南方省份高温提前来临,南方电网负荷也出现快速增加。“此外,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今年几个用电大省的电力供应到夏季可能面临紧张。”
  煤炭供应或存短期缺口
  尽管国家发改委此前表示,将通过增产量、增产能、增运力、增长协等措施进一步稳定煤市,但就在用煤高峰季即将到来之际,相关部门已开始严查超能力生产和不安全生产。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日前下发《关于开展煤矿超能力生产专项检查工作的通知》称,将对煤炭主产区大同、朔州、榆林和鄂尔多斯等地煤矿开展超能力生产专项检查,对检查发现的超能力生产煤矿,将依法给与上限处罚。此外,该局还公布了《关于有效防范和遏制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的通知》,对六种情形的不安全生产煤矿一律停产整顿或关闭。
  对此,曾浩认为,环保和安全检查在近两年都是重点工作,政府部门重点考虑环境和安全,而非市场因素。所以,尽管迎峰度夏期间的用煤高峰即将来临,但对于超能力生产和不安全生产,该查还是得查。
  同煤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山西大部分是大型煤企,一般都按章生产,不敢违规,煤监局检查的重点不在大型煤企,而在小煤矿,对煤炭市场影响有限。”
  “虽然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多次对高煤价进行调控,但影响煤价的还有环保、安全等主管部门,而且地方政府与煤企已经意识到,在关闭了大量小煤矿前提下,大型煤企控制产量显然会提高煤价,利好煤企。”上述电厂负责人坦言。
  但是,对于煤炭供应充足性的质疑仍然存在。
  “从供应看,今年已完成核准的煤矿项目涉及产能3910万吨/年,大部分是未批先建、已生产多年的项目,只是在今年补办手续,所以,短期实际新增有效产能很少。”上述工程师介绍,根据对煤炭企业和地方煤炭主管部门的调研,部分新增煤炭产能的投产将主要集中在8月以后,对夏季动力煤供应产生的增量有限。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相关部门近期加大煤市调控力度,是因倾向于认为目前煤炭供应充足,前段时间煤价上涨是由炒作导致,属“情绪性上涨”。但他认为,受需求快速增长和落后产能持续退出的影响,在当前的高煤价下,煤炭供应整体还是紧平衡状态,淡季偏宽松,旺季则偏紧张,或存短期缺口。
  煤价走势仍存争议
  受益于相关部门调控,煤炭价格出现回落。
  据商务部监测,5月21日至27日一周全国煤价下降0.4%。其中,动力煤价格为每吨593元,下降0.7%。5月30日最新一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5500大卡动力煤也环比下降1元/吨,报收于570元/吨。
  上述同煤集团负责人也表示,该集团长协煤占比较大,目前煤价销售平稳。
  但是,最新一期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却上涨明显。5500大卡煤综合价环比仍有5元/吨涨幅,而成交价涨幅更大,达2.68%,上涨了17元/吨。5000大卡煤成交价则上涨37元/吨。
  上述山东某电厂负责人表示,其所在电厂位于山东西部,相对于华东其他地区,煤价已相对较低,但仍在5月达到了每大卡0.107元。“预计6月价格还会上涨,达到0.13元/大卡的水平。”该负责人说。
  煤炭市场专家李廷表示,目前,煤炭产地产能受限,环保要求严格,同时进口煤政策也没完全放松,在沿海地区煤炭需求增长较快、进口总量控制的情况下,铁路运力仍然偏紧。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而需求再进一步增长,煤价再度走高的可能性较大。
  曾浩则认为,刨除“炒作”因素,由市场供需关系导致的煤价上涨很难通过政策有效调控。如果继续高温,电力保持现在的需求增速,煤价出现较大幅度上涨也不无可能。
  但是,煤炭企业对煤价走势则“淡然”很多。
  “在国家相关政策的调控下,煤价应该不会出现太大波动。”上述同煤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注意到,除中煤集团近日主动降低煤价外,陕煤集团也要求该集团所属的陕北、黄陵和彬长矿区经铁路销售的动力煤市场交易价格,自5月28日起不高于年底长协合同价格。
  “还是希望相关部门对煤价的调控措施能够落到实处,否则对于电厂而言,高煤价虽有利于燃煤电厂的去产能,但也确实给电厂带来经营压力和安全隐患。”上述电厂负责人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