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合能源产业促进会
您的位置: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张建新:光伏平价上网由三大主因确定 技术创新占70-80%比重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曾到来。
        技术创新在推促中国光伏产业领跑全球,成为中国制造“走出去”的一张重要名片之时,技术创新也正在加速推动光伏人“平价上网梦”落地,全面发挥光伏发电普惠、可再生等能源属性。
        领跑者基地又曝“平价”
        2018年4月13日,由特变电工联合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举办,主题为“技术创新 光伏平价上网”——2018(西安)光伏平价创新解决方案研讨会”在西安隆重召开。当日凌晨,此前因土地问题暂停招标的青海德令哈、格尔木光伏应用领跑基地开标,三峡新能源和阳光电源联合投标体、协鑫集团与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投出了0.31元/千瓦时的最低价,已低于当地脱硫煤标杆电价。
        据青海省发改委发布的青发改价格〔2016〕7号文件显示,青海省调整后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为0.3247元/千瓦时(含脱硫、脱硝和除尘电价)。
        德令哈、格尔木地区投出0.31元/千瓦时的历史低价并不是孤例。此前,特变电工在达拉特光伏领跑应用基地投出0.32元/千瓦时申报电价,震动了整个光伏行业。这一报价比华能集团在白城基地报出的历史最低价0.39元/千瓦时还要低0.08元。
        此外,在达拉特光伏领跑者基地优先竞选公示中,国家电投和中广核亦报出了0.34元/千瓦时、0.35元/千瓦时的历史低价,且报价也低于当地燃煤电厂的上网标杆电价。
        按照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7年(第三批)领跑者计划基地评选标准,竞标的评分标准设有六大项11个分项,总分为100分,“上网电价”的配分为35分,在所有评分当中占比(35%)最高。而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竞标门坎规定,参与各基地竞标之价格需低于各地 FiT 10~15%(依据各基地要求有别)。以青海省的燃煤上网标杆电价为0.3247元/千瓦时为例 ,最低起标价可达到0.2760元/千瓦时左右。
        平价上网条件趋于成熟
        2015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不断下调光伏发电、风电上网标杆电价,在“政策倒逼”与光伏企业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加强技术创新能力的共同推助下,光伏平价上网已在不同地区、不同场景得以实现。在2018(西安)光伏平价创新解决方案研讨会上,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建新从应用场景和发展路径等方面对光伏平价上网加以了阐述和分析。
\
        张建新指出,光伏平价上网主要由三个要素来确定,第一是技术创新效应,第二是企业的成本,第三是所在区域电价。举例来说,在达拉特旗、格尔木、四川甘孜州、云南部分地方,这些以火力发电为主的高原地区已具备了发电侧平价上网的条件。
        “从需求侧角度来讲,部分商业屋顶,包括部分的工业用电,基本实现了供给侧的平价上网。光伏平价上网应该是按不同地区、不同场景逐步的实现,但就目前来说还没有实现全面平价上网的目标。“张建新补充道。
        全面平价上网或提前实现
        关于光伏平价上网,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原处长董秀芬曾经在公开场合做过预测:到2020年实现供给侧平价上网;到2025年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
        分析认为,从当前技术创新迭代加快,市场效应得以充分释放的趋势来看,光伏发电或提前2-3年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
        “到2020年可以比较快速的实现相当部分地区发电侧平价上网。西北部地区条件非常成熟,广东省电价较高地区,实现这个目标似乎也比较快。”谈及何时实现平价上网,特变电工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建新给出了心中的预期。
        技术创新推促光伏平价上网
        技术创新拉动发电效率、转换效率提升,并推低度电成本(LCE)是光伏走向平价上网时代的根本保证,也是有效高速推进光伏产业发展的源动力。
        据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4月12日所通报我国光伏产业发展情况,从2007年到2017年,光伏发电度电成本累计下降了约90%,光伏发电有望在3-4年内实现平价上网。
        就平价上网的方向,张建新认为先进电气技术的应用、晶硅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会有效高速推进光伏产业发展。他举例说,硅料成本大概为5万元/吨 ,现在多晶硅料售价为11-12万元/吨,2017年达到了15万元/吨,工艺创新令多晶硅仍存在降价空间。双面电池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大规模普及,包括跟踪装置 、电气设备、高压并网路由器、甚至包括柔性直流产品,这些电气技术革新又将发电效率提高2个点,储能达到4个点。实现平价上网后,光伏产业的发展空间会很大,光伏应用场景也会有很多。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平价上网是整个光伏行业共同的发展目标,不是单独靠几家企业能实现的。据了解,特变电工已做好了相关准备,比如说制定多晶硅成本下降路线图,光伏逆变器成本下降路线图,电气设备发电量提升方案等,并与组件厂商、主要合作伙伴一道共同推动光伏平价上网战略蓝图的落地。
        光伏平价上网路径解析
        光伏平价上网的路径,如果从场景的角度,第一步是在局部发电小时数比较高,同时还能实现电力消纳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相对比较苛刻,需要和大型电网发展结合在一起。比如现在发电量高的青海,其背后有一个特高压电网在支撑,到时候把电送上中部和东部以后,在发电侧就容易率先实现平价上网。比如内蒙古部分地区的光照也不错,发电小时数也不错,离北京相对比较近,也容易实现平价上网。新疆哈密的发电小时数也比较高,按照现在的技术,电价基本上是0.3元/千瓦时以内了。
        另外,跟时间段也有关系。比如需求侧,广东等地方发电小时数虽然低,但是光伏发电的时间段电价很高,这也容易实现平价上网。
        总而言之,光伏平价上网取决于三个因素,一是效率,二是成本,三是所在地区的电价高低情况。在分析了平价上网的路径后,张建新再次强调技术创新是实现平价上网的源动力。
        他指出,中国电价相对稳定,下降的可能性较小,技术创新一直贯穿了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的始终。举例来说,光伏逆变器2016-2018年成本下降了50%,在平价上网里技术创新至少占到了70-80%的因素。当然,平价上网也要考虑政策因素,需要国家通过改革方式来兑现,这也是一个变数。
        从达拉特0.32元/千瓦时到德令哈、格尔木0.31元/千瓦时,再到白城0.39元/千瓦时,政策倒逼和技术创新的共同驱动下,光伏平价上网时代的钟声业已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