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合作能源产业促进会
您的位置: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能源要闻

深度调查丨“高烧不退”的煤价

        2017年是煤炭去产能实施的第二个年头。整个煤炭行业一方面仍旧不遗余力的关闭煤矿,另一方面也在想尽办法推进新产能的建设和投产。
  但是关矿容易,开矿难,在国土资源部门、环保以及安监部门的道道严令之下,新产能的释放缓慢,煤炭仍然供应紧张,煤价始终“高烧不退”。
  而经历了上一轮煤炭的黄金时期以及转型的失败之后,这一次的煤炭复苏让煤炭企业更显局促,如何脱困转型的难题似乎依旧无解。
  9月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的通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省区市和相关企业加强煤炭产运需动态监测分析,及时发现和协调解决供应中出现的突出问题,努力保障十九大召开前后煤炭稳定供应。
  事实上,在十九大之后,随着供暖季的来临,煤炭使用的高峰期也即将到来。在经历了2016年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之后,2017年煤价的上涨恐怕仍将持续。10月下旬,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一直在700元/吨以上,还曾一度飙涨至736元/吨,煤炭价格持续高位运行。
  此外,煤炭去产能带来的人员安置、资产债务问题也愈发严重,尤其债务问题,至今仍然没有相应的解决办法。
  这一波煤价高烧不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煤炭企业又该如何转型发展?9、10月份,《能源》杂志记者走访了陕西、内蒙古、山西煤炭主产地的主要煤炭企业,就煤炭供需情况,以及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进行了一番调研。
  ▷淡季不淡◁
  传统的煤炭淡季为9月中旬到10月中旬,但是从记者调研的陕西、内蒙古等主产地的情况来看,受十九大、环保、安全等因素影响,煤炭供应紧张,煤炭市场出现了“淡季不淡”的情况。
  今年一季度时,很多人认为随着330天生产的放开,煤炭供求关系会发生变化,煤炭价格会回落。但是现在来看,2017年仅仅是在2月份过年的时候有所下跌,3月份又开始上涨,即使是在水电出力好的季节,煤价的低点也比较高。此外,四季度是传统意义上的旺季,在主要消费地的落后产能退出之后,会出现区域性、季节性的煤炭短缺,接下来的煤价易涨难跌。
  “8月份,陕西地区由于降雨,产量环比6、7月份有所减少。7、8月的煤炭均价略低于一季度,与二季度基本相当,9月份要高于7、8月份。”陕西地区一家煤炭企业人士李晓(化名)告诉《能源》杂志记者。
  价格变化方面,单矿的价格情况不同。记者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了解到,8月份的均价360元/吨左右,2季度的最后一个月份均价在320元/吨左右,通常结算会滞后20至30天。从结构上看,有些矿区的高点甚至已经超过了一季度,比如说黄陵矿区,不含税高点已经比一季度高出100块钱,因为黄陵矿区的煤有1/3焦煤的属性,可以作为配焦煤销售。含税价可以买到七百多块钱一吨,而一季度的高点还不到六百块钱。此外,彬长矿区也到了一季度的高点,铜川矿区虽然滞后些,但是涨幅也比较大。
  “因为关中的运输条件好,与港口的联动性好,所以价格涨的快一些。从目前来看,煤价已经到了上半年最好的时候。”李晓表示。
  中电联数据表明,9月份,全国工业用电量335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0%,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为63.0%。其中,轻工业用电量6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3%,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为12.2%;重工业用电量270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1%,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为50.8%。
  而对于下半年的电力需求预测中,考虑到2016年下半年高基数因素形成的下拉影响(2016年下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7.2%,比上半年增速2.7%提高4.5个百分点),预计今年下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略高于4%;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5%左右,增速与上年大体持平。
\
  总的来说,2017年煤炭价格大部分时间处于高位的原因是供求关系。一方面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稳中向好态势趋于明显,对于煤炭的需求旺盛。另一方面,最重要的则是煤炭供给端的变化,主产地煤炭产量的由于种种原因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受控的产量◁
  十九大之前,煤炭的安全管理很严格,限产比较严重。而在这以后,即使有所放松,煤炭产量也很难有大的增长,除了露天矿,现在已经是满产的极限。
  陕北的生产条件很好,安全环境也不错,100万吨的矿井设备具备500万吨的能力。比如说曾经有一个100万吨的矿井,在2011年就已建成,一直处于违规生产的状态,在2016年12月底停掉,但是很快就恢复生产了,原来的100万吨矿井能生产980万吨。但是今年,该矿井最多也就能够生产300万吨,因为当地政府利用煤管票进行控制。
  事实上,煤管票也就是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发放严格依据政策,符合要求的生产企业每年要核定产能,此后按月份,每周发放一次。使用煤管票不仅可以有效抑制煤矿的超能力生产,更重要的是保障了煤矿的安全生产和煤炭的安全运输。
  “大型国有企业煤矿都是按核定产能进行生产,由于生产接续原因高出10%是正常的。比如2016年底,按照核定产能,我们12月份打算不再生产,但是当时的煤炭供不应求,要求多生产一些,所以2016年的产量略多一些。”李晓透露说,“而民营企业经过安全审查,超能力违规生产得到一定抑制,超产量有限,总量控制严。”
  据报道,陕西省煤管票管制非常严格,地方政府通过煤管票来卡税收和超产,对小矿影响尤其大。对煤管票的控制实行从坑口抓起,每个矿都有安监局协管员驻矿,此外,路上煤检站也会查票。
  在鄂尔多斯,除了受十九大影响,《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市的召开,也对于内蒙古主要产煤地区产量也会产生影响。
  另外,中国神华旗下我国最大的两个露天矿哈尔乌素露天矿、宝日希勒露天矿自2017年8月起暂时停产,预计将影响本年度商品煤产量计划最多减少约2210万吨,占中国神华2016年度商品煤产量2.898亿吨的7.6%。
  山西方面,山西省从7月开始安全生产大检查工作,到10月底结束,分三个阶段全面开展。甚至在陕西的榆林地区,神木规定限时销售,也叫限时拉运,好多矿井几乎都处于停产状态。“今年停产时间太长了,连去年的产量可能都达不到,这都是由于环保检查的原因。”山西焦煤集团一位负责生产的领导告诉《能源》杂志记者。
  因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11月底之前预计煤炭数量还是比较紧张的,真正好转可能要在11月份以后。加之北方到了冬储煤时期,也就是取暖用煤的一个用煤期,而港口的船只因为量不足,煤炭价格应该仍将处于高位运行阶段。
  ▷变幻的指标◁
  去产能之后,怎样尽可能多的获取减量置换指标成为煤企最为关心的事情,这关系到新的先进产能释放进程。
  2016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印发《关于实施减量置换严控煤炭新增产能有关事项的通知》,对于不同情况的煤矿项目建设需要相应煤矿的减量置换指标,关闭退出煤矿对应新建煤矿产能的比例从120%、110%、105%、100%不等。对于已列入2016-2020年关闭退出煤矿计划并按计划年度退出的按实际退出的30%折算产能置换指标,提前退出的,最多可按照实际退出的50%折算产能置换指标。
  2016年全国煤炭去产能目标为2.5亿吨,但是当年实际去产能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大约去掉煤炭产能3亿吨。事实上,提前关闭煤矿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可以更多的获得减量置换指标。
  除了提前退出,奖补资金上对指标也有所影响。国家《关于明确煤炭产能置换和生产能力核定工作中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无论是否纳入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经企业申请不享受中央财政奖补资金支持的,按关闭退出煤矿产能的100%计算”。因此多数煤企要产能不要补助,大部分申请不要中央财政补助,这样化解过程中才能算的比例高,产能同样还可以卖钱。
  为了加快先进产能的释放进程,2017年4月,国家下发了发改能源〔2017〕609号文件明确建设煤矿产能置换鼓励政策,跨省(区、市)实施产能置换的产能指标,煤炭企业使用兼并重组企业的产能指标,以及国发〔2016〕7号文件印发前已核准的煤矿建设项目使用其他企业的产能指标,均可按发改能源〔2016〕1602号文件折算后产能的130%计算。2017年6月30日前签订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协议并上报产能置换方案的,折算比例可由130%提高为150%。这无疑是降低了置换的难度。
  此外,煤炭市场也出现了减量置换指标交易平台,6月初河北公开出让56家煤矿减量置换指标,宁夏发展改革委门户网站也搭建减量置换指标交易平台。但是,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种种原因这项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
  ▷搁浅的新产能◁
  有数据显示,煤炭行业目前已经退出4亿吨的产能,新增产能核准了2亿吨。按照减量置换的原则,最高限可以置换50%。此外先进产能核增同样需要指标,指标的价格并不便宜,大概在181元/吨的水平,也就是说与其置换新增产能的核增,不如置换新建矿井,而且现在满足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基本都已满产,没有新的增量。
  4月份,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做好符合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生产能力核定工作的通知》指出,“证照齐全有效、已经形成生产能力超过设计(核定)生产能力且正常生产的露天煤矿和低瓦斯矿井在承担相应产能减量置换的情况下,可以依照相关标准和程序,向负责煤矿生产能力核定工作的部门提出核增生产能力的申请。”但是大部分优质产能大都已经进行过生产能力核增,再进行核增的空间非常小。
  尽管有通知要求相关政府部门要按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要求,加快办理建设项目核准手续;对已核准项目,要积极协调加快办理采矿许可、土地使用、环境影响评价和安全生产许可等后续手续,已建成项目要及时开展联合试运转和竣工验收等工作。但是在调研过程中,记者发现多数企业的新建产能都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例如,山西焦煤集团在置换产能方面进展就不顺利。据了解,山西焦煤已基本建成的西山斜沟矿(1500万吨/年)、霍州庞庞塔矿(1000万吨/年)、华晋沙曲一、二矿(800万吨/年)等先进产能矿井,产能减量置换方案均已取得国家能源局批复,但项目手续办理仍然不能正常推进。